张宇:半岛的屈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2-19 09:57:4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晚上请记者们吃饭时候,李丁拉着袁琪一起参加。由于孟祥选的饭店距离足球基地不远,也在滇池边上,大家都说不用打的,难得散步逍遥自在。于是,孟祥、裴玉林、吴歌、金涛、孙华银、郭富荣六个随队记者,再加上李丁、张然、程光伟和袁琪,十个人摇摇摆摆走在滇池边上,散步的队伍拉得很长,浩浩荡荡。


袁琪看到孟祥时,就走过去拉手叙旧,两个人走在了一起。张然看准机会小声向李丁汇报,下午已经让程光伟带着鲜花和水果送到了半岛队的教练组。李丁摆摆手,让他往前走。程光伟拖在后边慢悠悠小声向李丁汇报:“那就是这,人家对咱很客气。我代表李总道歉,啥话都说了,人家很热情。”


李丁问:“这都是客套。对方回话没有?”


程光伟说:“还没有。人家说这么大的事情,一定打电话向董事长本人汇报。如有消息就通知我。人家让我等电话。”


李丁摆摆手,不让他再说这个话题。程光伟开始给李丁说茶:“李总,我给你买了熟普洱,晚上喝酒回来我给你泡。那就是这,普洱涮肠胃,能够解酒,还帮助消化。”


李丁说:“回头我给你钱,再买几斤。要买稍好一点的,我回去送朋友。”


孟祥选的饭店是那种竹棚搭的庄稼院风格,走近一看,炒菜和烧烤什么都有,到处烟熏火燎。李丁到处走走看看乐起来,就对张然说没错,要的就是这个感觉。李丁又表扬老孟到底有眼力,孟祥得意地说:“在昆明不能吃大、大酒店,要吃就吃这种日、日日怪怪的地方。”


大家围着桌子坐下来,李丁拿起菜谱自告奋勇地说:“我来点菜,给大家当秘书。”他先翻腾了一遍菜谱,然后指挥着小妹下单子:牛肝菌、鸡枞菌、酸笋炒肉丝、烤猪脚、糊辣鱼等,胡乱要了一大堆。李丁知道来到这种地方吃饭很便宜,主要不是吃饱是品尝,不用考虑吃完吃不完。因为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就在菜谱上尽量搜索,不留盲点和遗憾。


孟祥伸手插话:“李总,别、别忘了给我点一碗过桥米线,我好、好这一口。别处吃的都、都是花架子,昆明这里是正宗。”


李丁教育他:“老孟你老外了吧?真正到昆明是不吃过桥米线的,要吃豆花米线。我已经点过了。你戴‘帽子’不戴?你又不懂了吧?戴‘帽子’就是最后加上一勺肉末卤。我刚才点的全素。这样吧小妹,一半戴‘帽子’一半不戴,都可以尝尝。”


李丁挥手打发小妹去上菜,然后转向大家继续卖弄道:“在昆明吃什么?要吃香、吃鲜、吃酸、吃辣。香吃荤、鲜吃菌、酸吃素、辣吃恶。一会儿你们尝一口牛肝菌,鲜得是一塌糊涂。再说昆明这辣,为什么我说是吃恶?因为辣得特别恶劣,一会儿能吃得我们龇牙咧嘴直想破口大骂砸摊子。”说得大家笑起来……


酒菜端上来以后,大家纷纷抄筷子,李丁伸手拦住说:“先不准吃,我有话说。”李丁先给孟祥端一杯酒,“开席之前,我要先敬老孟一杯酒。”


孟祥说:“李总,你又拿我开、开涮。”


李丁说:“我是认真的,老孟是我的革命引路人。你们也知道,我认识袁琪是老孟牵线搭桥。现在我宣布,由于老孟同志的大力支持,保加利亚国家队中后卫特里科夫于今天下午已经正式签约,加盟了我们大河足球俱乐部,将给我们效力两年。你们说这酒喝不喝?”


裴玉林跟着起哄,大吼一声:“喝!好消息,我们都喝!”



按照原来的安排,酒席以后要打麻将。由于吃得痛快喝得高兴,记者们互相捅捅,让孟祥表态。孟祥说:“我也得培、培养青年干部,裴玉林说!”


裴玉林站起来说:“先谢谢李总。酒不说了,今天这菜确实吃得刻骨铭心令人难忘。现在我代表记者们建议,今天晚上不打牌了。因为李总是福星,李总到昆明传达厦门会议精神;球队教学比赛战胜了韩国队;又签下了特里科夫;吴歌今天下午偷拍到一个镜头,程光伟手捧鲜花。干什么去了?我们都明白。标题应该这样写:李丁昆明示好,程光伟手捧鲜花,陆虎转会出现转机。李总,今天新闻亮点多,弟兄们急着写稿传回去。明天晚上再约李总,一定把李总洗劫一空,按倒在昆明。”


孟祥站起来挥着拳头喊“不打倒李总,誓不罢休!”


吴歌忽然伸手指着孟祥的嘴叫喊:“又一条特大新闻,老孟刚才说话没有结巴!”大家又笑起来……


酒席散后,程光伟跟着李丁回到房间,开始张罗着为李丁泡茶。李丁的房间摆两张单人床,一对沙发,一张茶几,基本格局和球员宿舍一样,只是少住了一个人。程光伟坐下来先摆弄茶叶,由于熟普洱是发酵茶,用手掰碎以后,外部形象看着很脏,洗茶需要格外耐心。程光伟一边认真地洗茶,一边不好意思地检讨:“李总,这都怪我不小心,吴歌在哪儿偷拍我?我一点不知道。”


李丁说:“没有啥,这不怪你。记者们也是关心,也算是咱自己人。事情过去就算了,别放在心上。”


程光伟说:“人家如果回话,我再也不敢大意了。张然我也不汇报了,我只给你说。”


李丁看着茶泡好了,就说:“光伟,你也累了一天,我慢慢冲着喝,你回去休息吧。”


程光伟走后,李丁坐在小茶船前,亲自摆弄茶具,慢慢地品尝普洱。品茶是一种享受,亲自摆弄茶具也是一种快乐。如同他侍弄盆景,不喜欢别人替他倒腾盆土和浇水,一定要自己上手,才有乐趣。他第一次喝普洱时,觉得像喝中药,像第一次喝咖啡喝啤酒一样,味觉邪气,喝顺以后就开始馋口。三道茶喝下去,全身冒出微汗,肠胃开始滋润。这时候手机响了,是来短信的声音。李丁打开一看就乐了,“牧师、教师、妓女三个人去见上帝。上帝问牧师:你在人间干了什么?牧师答:我让千万人远离罪孽!上帝给他一把金钥匙:去打开天堂之门吧。上帝又问教师:你在人间干了什么?教师答:我让千万人学到了知识!上帝给了他一把银钥匙:去打开神界的门吧。两个人走后,上帝来问妓女:你在人间干了什么?妓女答:我让千万人舒服!上帝给了她一把铜钥匙。妓女问这是哪里的钥匙?上帝悄声告诉她:这是我房间的钥匙。”李丁发现手机号码是陌生的。在拇指一族里,他的手机短信上线大都来自张东来。由于朋友们的手机号码都在他的手机上输有姓名,发来的短信一看就知道来源,这条短信会是谁发来的呢?



李丁喝了三道普洱,抽了两棵香烟,冲一个热水澡,舒舒服服躺在床上准备休息,桌子上的座机电话响起来。他没有立刻接,害怕是小姐打来的骚扰电话。又担心是程光伟打来的,迟疑一下这才拿起来话筒。对方说:“李总,刚才发给你的短信有意思吧?”李丁突然想起来,这是南芳的声音,马上说:“妙,特别有味道。”李丁借着短信挑逗南芳:“上帝没问,你在人间干什么吗?”


南芳乐了,“上帝问我了呀,我说我在人间等李总的电话。上帝就给了我一个信用卡说:你就替我花钱吧,别等那个作家老总了,他在大河集团是作家体验生活。他在俱乐部里确实没有股份,是替何剑南来当董事长的,是一个替死鬼。”


李丁笑了,“我没有骗你吧?你真厉害,这么快你就弄清楚了?”


“我弄清楚李总很容易,我有自己的调查渠道。谢谢你,哥哥没有骗我。不过,你们离不了我。我敢保证,如果没有我的帮助,你们今年冲超不会成功。”


“你就这么有把握?南芳,咱可说好,生意是生意,朋友是朋友,你可不要害哥哥。”


“看哥哥说到哪里去了?万一生意没有做成,咱们还有情意在嘛。在机场分手,看着你那么深情送我,我感动得心都发软。”


“坏了,你窥视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隐私。”


“你还别说,在我结交的男人中,哥哥挺另类。今天晚上和朋友喝了点酒,现在还有点兴奋,这会儿还真想你。这样吧,妹妹想和你打个赌,如果没有我的帮助,你们今年冲超肯定没戏。你敢不敢和我赌?”


“我不敢赌。因为妹妹是大赌家,我没有赌资。”


“我就喜欢你诚实。笨死了你。谁要跟哥哥赌钱了?”


“不赌钱,那你说赌什么?”


“咱们赌色!”


李丁知道这种吹牛反正不用报税,正准备接着胡侃,有人敲门。李丁对着电话说:“有人敲门。听到了吧?我先挂了。”


李丁放下电话想,这么晚了会是谁呢?忽然想到应该不会是南芳自己吧?也有这种可能性。他突然有点紧张。没有马上去开门,先稳住心神开口问:“是谁呀?”


“是我,李总,程光伟。”


李丁这才放心去开门,把程光伟迎进来问:“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是不是半岛那边回话了?”


程光伟回答了一句“对方没有回话”,就径直坐到了李丁对面的床上,“我回去也睡不着。你这里也是两张床,我睡觉也不打呼噜,我就睡这儿给你做个伴儿吧。”


李丁发现程光伟眼睛闪烁,说话表情也不自然,就说:“出什么事儿了?不要瞒我。”


程光伟说:“要说也没有啥。我和守门员教练住在一起,回去喝了点茶,洗了洗,已经躺在床上了,何总忽然发短信交代我,李总在昆明期间要我照顾你的生活,保护你的安全。吓得我连忙起床来敲门。何总就是这,我跟过何总,别看话不多,心细。”


李丁笑笑,“那好,咱们休息吧。”


关灯以后躺在床上,程光伟很快就睡着了。李丁睡不着。李丁在想肯定是南芳的调查惊动了何剑南。何剑南担心李丁对付黑社会没有经验,害怕李丁上当吃亏。不由暗暗佩服何剑南,看着表面上不动声色,一个女人能够把事业做这么大,这些年周旋于黑白两道,肯定积累了相当丰富的斗争经验,警觉才能如此之高。不由想起何剑南,自己和何剑南比较,虽然两个人的心智和修养在一个层面上,但是何剑南心机比他深,格局明显比他大。能够把玩几千人的现代企业,不慌不忙运作自如,武则天在世也不过如此。


第二天早上,安小亮发来手机短信:“昨晚已和半岛中超俱乐部董事长见面吃饭。态度热情,不谈工作。”李丁回复:“态度热情是你同学的面子。不谈工作是态度。少安毋躁。等我。”整个上午,半岛方面没有回话。张然沉不住气,几次向李丁说:“半岛不杀不放,是他妈啥意思?”李丁笑着劝他:“沉住气。继续等待。”李丁知道张然年轻急躁,没有和老板们打交道的经验,半岛方面这是在晒李丁。对方晒他,说明已经开始给他过招,恰好显露希望解决问题的真实态度。李丁觉得这时候像钓鱼,玩的是耐心,态度比技巧重要。


李丁也不着急,认真观看球队教学比赛,对球员进行全面的了解。既然来当足球俱乐部老总,这本书早晚得认真来读。看了一个上午,收获了很多心得。中午饭后,李丁给上海美女老总张虹颖打电话,征求张虹颖意见,关于陆虎转会问题,能否向国家足协副主席北向军求助?请北向军给半岛方面打个说情电话?张虹颖说完全可以,北向军肯定帮你。李丁再三思考,觉得打电话还显冒失,就给北向军发了一个委婉的求援短信。心想你爱回不回。发短信就像放了一个试探性气球,能飘多高算多高,飘到哪里算哪里。四十分钟以后,北向军回复短信:“电话已经打过,相信会有转机。多沟通,和为贵。”李丁连忙回复:“李丁千恩万谢。北主席万寿无彊。”


下午继续等待,半岛方面仍然没有回复。李丁继续看球队训练,随着比赛的深入,他越来越喜欢陆虎。陆虎就像国家队的郑智,是一架攻防转换的发动机。训练间歇时,李丁把陆虎叫到身边说话,闲聊间很随便问他:“半岛还欠你多少钱?”



陆虎说:“工资和奖金加到一起,应该是三十五万。”


李丁说:“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喝水吧。”


这样一直等到吃过晚饭,孟祥打电话要张罗打牌的时候,程光伟来对李丁悄悄说:“半岛方面答复了,人家董事长不来昆明,人家说李总如果有诚意,请你去半岛面谈。”


李丁安排程光伟,你不要陪我去打牌,让张然陪我去。你迅速订购明天飞往半岛的机票,不要对任何人讲。订到以后给我发一个短信。程光伟走后,张然来陪李丁去牌场,出发时候塞给李丁五千元。李丁把钱退给张然说:“你放心,我带得多。再说,他们赢不了我几个钱。”


第二天清早,程光伟把李丁叫醒,趁大家还没有起床,程光伟悄悄送李丁去机场。他们在飞机场吃的早餐,早早就进了候机楼。程光伟帮老板去换登机牌,排队安检时候李丁催促程光伟早些回去,程光伟摇摇头一直坚持陪着李丁走到安检门,看到李丁通过安检才招手告别。李丁找到半岛方向的候机厅坐下来,这才给安小亮发短信,让安小亮在半岛安排接机。发完短信李丁笑了,办理球员转会怎么像做间谍工作,神神秘秘偷偷摸摸,没脸见人一样。


在李丁的旅行经验里,如果不是万般无奈,他不情愿坐飞机。他不喜欢飞机的快,飞机飞得再快也延长不了人生的长度。人生的滋味全在慢慢品尝过程,跑那么快像囫囵呑枣般潦草,没有了细嚼慢咽的精致。另外他不喜欢坐飞机的被动感,死活由人家说了算。坐汽车坐火车就像把树栽到盆里边,没有脱离土壤的基础。坐飞机好比无土栽培植物,脱离基础生活在梦里边。他不重视安全系数,他重视感觉系数。于是,担任董事长以后为了节约时间老坐飞机,李丁就觉得是一种献身和牺牲。每次飞到高空,李丁就觉得很壮烈,说不准就会掉下去。飞机上午十一点在半岛落地,李丁才觉得又活了过来。安小亮接住李丁,打的住进海情酒店。李丁说:“你打电话报告人家俱乐部吧,就说我已经到了半岛,请求人家董事长接见。”



一会儿赶来一位白总,名片上印的是俱乐部副总经理,中午在海情酒店请李丁吃了便饭。白总走时说:“我们董事长这几天工作很忙,你们先耐心等着,等我们安排好了,再来车接你们。”


白总走后安小亮说:“我在山东上四年大学,经常来半岛玩。半岛人很好客啊,怎么不像待客模样?这又是啥意思?”


李丁说:“在足球圈里,咱们是中甲,人家是中超,本来就看不起我们。由于陆虎转会,咱们又得罪了人家。如今来到人家地盘上,还不得晒晒晾晾。”


安小亮说:“咱们又不是咸鱼。”


李丁说:“安心吧,和咸鱼差不多。”


中午饭后,李丁倒头睡了一个大觉。下午沐浴寒风到海滩散步,李丁向安小亮通告在昆明两家球队接触情况,还有国家足协副主席北向军帮忙事宜,安小亮说:“如果是这样,这事就算办成了。我同学也不是一般人,现在是海天电器集团副总裁,这两年连续出资赞助他们俱乐部,我同学亲自出面请客,也给足了他们面子。咱们现在无非是等在这里,让人家出气。”


李丁说:“也应该让人家消消气。小亮,你估计最后会以多少钱成交?”


安小亮说:“这么多利好因素,三百万怎么样?”


李丁笑了:“如果按今年球员行情,应该是这个数。何佳音说二百五十万。何剑南心里想的是三百万。人家开口四百五十万,你看吧,我估计最后成交不会低于四百万。”


安小亮踢了一脚沙子说:“如果不会低于四百万,你来回跑着干什么?真是耽误瞌睡。”


李丁说:“你呀,急躁了吧?这里边有学问。我跑来跑去两个作用:两家俱乐部闹别扭了,从咱们俱乐部长远利益出发,我得主动出面示好,两家俱乐部以后才好相处。按照我和何总的约定,国内球员超过一百万人民币,国外球员超过二十万美金,我得报何总批准,才能出手交易。别人都说陆虎只值三百万,咱们不想任何办法,四百多万真买回来,会是什么效果?”


安小亮说,“你签了合同,财务不给你付款?”


李丁说:“那倒不会,付款方面,何总不会让我作难。”


安小亮说:“我明白了,别人会认为你在这里边吃了回扣。何总不会认为你吃回扣。但是,心里会不舒服。也会认为你办事不力。”


李丁说:“所以,陆虎转会这个黑锅早晚我得来背,没有人替我。当然这只是消极因素,积极因素呢,不要在乎钱多少,只要有一点希望,我们就要争取,尽量让里里外外方方面面满意。”


安小亮笑了,“老师,我也服了。这玩足球俱乐部像打麻将,握住手里的牌,记牢河里的牌。谁都是朋友,谁都是敌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都要照顾周全。”


李丁说:“你说像打麻将,我也有过同感。还有点像走钢丝,好好的路不走为什么要走钢丝?自己折腾自己。有意思吧?这就是男人,男人男人,做人的全部味道就在这作难上边。”



安小亮说:“好了,我现在沉住气了。我在半岛熟,咱俩都好吃好喝,今晚到半岛啤酒厂对外餐厅,咱们去喝鲜啤。”


傍晚,两个人赶到半岛啤酒厂对外餐厅,靠窗点了一个小台,对面坐下来开始战斗。直接喝从车间管道输送出来的鲜啤,感觉太爽了!李丁贪婪这鲜啤味,回忆起巴黎萨特咖啡馆的咖啡,回忆起西藏拉萨八角街的奶茶,回忆起何剑南小河边草地上的初吻,不由使人沉迷。李丁也对这里的啤酒杯子感兴趣,不大不小正好一把握住,青岛人叫“手把一”。倒一杯啤酒,恰好一大口喝完。有一道凉菜也格外精彩,把活海参切碎成颗粒状,再拌上鲜辣椒,酸辣甜滑的口感非常独特。两个人一上来喝得快,先喝掉了十二升。这时候开始轮换着跑卫生间,一边跑着一边慢慢喝,又喝掉了十二升。一直喝到人家打烊,这才东摇西晃回到海情酒店。当晚倒头睡下不省人事,就像睡死在坟墓里。


第二天上午,两个人去看名人故居:康有为故居、洪深故居、萧红萧军故居、老舍故居、闻一多故居,故居之多令人惊叹。如同阅读典籍和走进传说,伴着远处的大海喧嚣,联想古人悠情,引发许多感慨。中午坐海鲜楼品尝海鲜和70°白酒耶郎台,窗外惊涛拍岸,餐厅内温暖如春。安小亮说:“康有为当年已经穷困潦倒了,还带着中国老婆和日本夫人,过着这么腐朽的生活。现在咱们整天说生活无比幸福,也只能够娶一个老婆。”


李丁也说:“青岛不仅风景美丽,当年能收藏这么多文化巨人,这个城市永远令人尊敬。”


午休起来,李丁说:“我感觉就像煲汤,火候已经到了,今晚可能要签约。记着收起来潇洒和逍遥,需要诚恳和低调,让人家满意。”


安小亮说:“你是主演,我是配角,你来领戏,我不会演砸了。”


果然,下午四点打来电话,来车接他们。五点钟,他们终于走进了俱乐部的小会议室。经过白总介绍,在座的有俱乐部财务经理、技术部经理、办公室主任,白总坐在主宾位置算最高长官,董事长并没有出席。白总先说:“这两天到处转了转?”


安小亮说:“我在半岛熟,李总第一次到半岛,我想带他到处走走,他是哪儿也不让去,就待在海情酒店等着电话喝闷酒。”


李丁连忙说:“家里一大堆事情,一会儿一个电话,哪有心情去看风景?下次再来吧。”


李丁和安小亮一唱一和扮可怜相,在座的人听得心里舒服,办公室主任暗自在发笑。白总一本正经地说:“我们董事长是名人,公事繁忙,一直想接见李总,总是分不开身。又怕耽误李总工作,今天就委托我们接待李总。李总有话就说吧,我们会向董事长汇报。”


安小亮认不清形势,不安地来看李丁,李丁诚恳地说:“我是来检讨的。陆虎转会的事情,由于我对下边约束不严,双方不太愉快。责任在我们。我既然来到半岛,就要充分听取你们的意见。特别是要尊重董事长的意见。”


白总说:“话这么说,我也就不客气了。当年我们俱乐部把陆虎从你们俱乐部买来时候是四百五十万,本来是中甲水平嘛,这几年经过我们培养和锻炼,已经成长起来,成为我们球队的中场核心。我们就没有准备挂牌,是你们一再请求让我们支援。我们挂出来了,你们又说四百五十万太高。我们表态不卖了,你们主教练把人弄走了。还威胁我们如果我们不卖,陆虎也不回来踢了。我们了解陆虎,这孩子品质很好,不会这么说的,明显是你们主教练编造的谎言嘛。两位老总,我没有说假话吧?”


李丁点头说:“白总句句是实。别说你们是中超了,就是在中甲里边,如果是我,我也会生气的。其实,我也说老实话,买不买陆虎,对我们影响不大。我们又不冲超。在中甲里边混,我们也不会掉级。主要是我们主教练张然和陆虎师徒情深,张然把事情搞砸了。如今弄得我也里外不好做人。”


安小亮忍不住说:“我们李总作家出身,为人很诚恳。现在就不要再说过去的事情了,还是说说怎么解决问题,总要解决的嘛。”


白总说:“对对。那我也不客气了,董事长委托我转达意见。这位安总来得早,托朋友也和我们董事长吃过饭。国家足协副主席北向军同志也打来过电话。我们董事长说了,看在各方朋友面子上,我们让价五十万。四百万,不能够再少了,李总如果同意现在就签合同。如果不同意,这个事情就不要再谈了。”


李丁说:“谢谢。你们也很诚恳。就按董事长的意见办吧。不过,我要补充一点,据说陆虎还有大概三十五万工资和奖金没领,是不是我们在付款时候扣下来,代表你们发给他?这样就不用来回周转了。怎么样?你们看,我只是一个建议。”


白总说:“我们同意。一会儿把这条意见附在合同上。只是我们说明一下,不是三十五万,是三十万。因为他违反球队纪律,我们罚他五万元。我们也把对他的处罚通知,让你们捎给他。”


接下来是签合同,就成了简单的走过场。整个事情办完了,半岛方面董事长也没有出面。李丁心中暗笑,人家是集团的董事长,李丁只是俱乐部的董事长,级别不对等,仿佛接见了他,人家就吃亏上了当。再说我把你请到半岛,就是拖着不见你,也是对李丁的一种羞辱。李丁心想羞辱多少钱一斤?他不知道咱脸皮厚,根本不在乎。但是,签过合同回到酒店,安小亮对李丁拿着两份合同回来不太理解。明明是四百万,为什么要分别签成两份合同?一份一百五十万,一份二百五十万,为什么多此一举?李丁笑笑说:“亏你还当董事长做生意,这一百五十万他们拿去公开报税,那二百五十万不就可以逃税漏税了?”



回到酒店,安小亮开始打电话委托同学订明天的返程车票,事情办完了,李丁要坐火车回去。李丁开始给何剑南发短信汇报:“陆虎已经签下,四百万转会费。李丁无能,大概多花一百万。”


何剑南回复:“知道了。回来吧。”


李丁把短信给安小亮看,“看到了吧?咱们老板冷冰冰的,这说明心里不舒服啊!”

安小亮劝他,“你别再追求完美了。堤内损失堤外补,回去想办法在别处赚回来吧。”


李丁闷闷不乐,“我知道能够从扩大收入上赚回来。但是,这是两码事。我了解何总,不是心疼这一百万,是责怪我们没有能耐。不止是何总心里不舒服,小亮,我对自己也很不满意。唉,如果明年冲超能够成功,我这个心结才能解开啊!”


安小亮说:“老师,我看你也不容易,有点伴君如伴虎。”


李丁忽然笑笑,一挥手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陆虎买回来,我们应该高兴起来。小亮,你给昆明张然打电话吧,并委托张然转告记者们,陆虎已经签下,转会费保密。就这么说吧。”


安小亮打完一通电话后说:“张然高兴疯了。咱们也高兴起来吧,俱乐部的大事也办得差不多了,就剩下春节召开球迷代表大会了,这往后肯定一帆风顺。”


李丁略带苦涩地一笑,“没有办的事情还多着呢。早着呢,万里长征刚刚开始,说不定还会出什么事儿呢。我有预感,作难的事情还在后边。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我也习惯了。”





作家简介:张宇,著名作家。曾为河南省作家协会主席。上世纪80年代,张宇因创作中篇小说《活鬼》而享誉全国,从此被誉为中国文坛“活鬼”。曾担任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董事长,2009年推出足球打黑的长篇小说《足球门》。


往期回顾:

《足球门》--敲门的指法

《足球门》--画饼可以充饥

《足球门 》--没钱也让鬼推磨

《足球门 》--官场里的美声唱法

《足球门 》--死亡的童话

《足球门》--厦门的虚构

《足球门》--昆明突围


#归乡记·大树新年礼篮#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

常年法律顾问:文丰律师事务所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行万里路,

阅万卷书。

旅行和阅读的相融双修,

心灵和身体的喜悦同行。

大树空间,

愿我们共同成长!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