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记忆,有属于你的片段吗?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19 15:30:3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高考这里面既有时代的烙印,也有一段段围绕高考而生的故事。

128

图为2012年6月2日深夜,安徽毛坦厂中学周边的出租房里,刚刚下晚自习回到宿舍的考生疲惫不堪。【2003年】高考时间第一次从往年的7月份提前到6月,而那年又恰好赶上了全民抗击“非典”的特殊时期,全国多地采取了封校措施。为确保考生及相关工作人员的健康和安全,从5月24日开始,安徽的考生就开始每天自测体温。像画面中这样,高考前一天,用红外体测仪为每位考生测量体温,恐怕也是绝无仅有的场景了。  【2004年】众所周知,每年的高考试卷押运都是在考前几天,经过周密安排、严格保密,由武警专门负责的。2004年,试卷押运的起点是皖南山区某地,目的地是合肥,全程400公里,并有近200公里的山路。启运是在凌晨,武警一人一车,荷枪实弹,高度警惕。为了防止意外,所有工作人员押运途中不休息不用餐,并每隔3小时向省教育厅和国家教育部报告一次押运情况。图为6月3日,近35万份试卷在武警护送下安全抵达合肥。  2004年6月7日,合肥一中考点前,监考老师举着牌子引导学生进入考场,以防止发生考生入错考场。  【2005年】高考备考虽然紧张,但这不妨碍学生对明星的喜爱。图为5月25日,合肥一中高三教室,正在备考的考生。教室背后赫然粘贴着姚明的巨幅照片。姚明那年也刚刚上完NBA的“三年级”,他所引领的篮球热潮感染了无数中学生。  在万众瞩目的6月之外,艺考的同学早在年初就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考试历程。图为2005年2月17日,在位于合肥的安徽省职业艺术学院考场,报考舞蹈艺术学院的女孩在展示自己的基本功。  【2006年】在进入大学前的“最后一仗”面前,许多家长往往比自己的孩子更显紧张,生怕出一丁点儿意外。图为6月8日下午,合肥三中考点附近道路上,英语听力考试前,家长们将道路封闭,以防止噪音对孩子考试产生影响。有些家长甚至去干涉过往车辆和行人,这种极端行为也一度引得部分民众抱怨连连,直呼“太过了”。   【2007年】在短短的两三天时间内,除了考生和家长,社会各界都在为高考保驾护航。图为6月7日,合肥六安路,距离考试只有几分钟,一名考生跑错考点,交警用警车载着考生去自己的考点。这样的情况几乎每年都能遇到。   2007年6月7日,合肥六中考点前,一位坐在轮椅上的爷爷亲吻刚刚走出考场的孙女,给她鼓励。孙女的高考压力估计一下子化解了许多。    【2008年】6月7日,合肥,一名残疾考生被特殊“照顾”,提前进入考场,位置也是特殊“安排”。  2008年6月14日,安徽一军事院校阅卷现场,答题卡开封扫描。高考的每一个环节,从始至终都是极其严格的。【2009年】6月7日下午,合肥,考生考试时,一名家长在送考的摩托车上休息。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陪考,这样将就也心甘情愿。   2010年】1月15日,合肥,艺考报名现场人山人海。有报告曾分析,从2002年至2013年间,全国设置艺术类专业的高校从597所增加到1679所,艺术类考生人数从3.2万增加到近100万。10年间,艺术类高校增加千余所,考生增长30倍。这也造就了近些年艺考火爆程度不输于普通高考的现象。   【2011年】6月7日,合肥一考点外,一名家长拉着孩子的手。大爱无言,一个小动作就代表了一切。  2011年6月8日,合肥,一名送考的家长在车子里脱下鞋子休息。  【2012年】6月2日,安徽毛坦厂中学教室,课桌上堆满了书。中午,有的学生在教室里午休,这样能节约来回学校路上时间。毛坦厂中学素有“亚洲最大高考工厂”之称,高考本科上线率连续多年达到80%以上。

  2012年6月2日,安徽毛坦厂中学,周边寄居着大量的陪读大军。来自合肥的高大姐租住的地方距离学校仅一条马路之隔。午饭忙好后她站在窗户前就可以看到儿子放学。尽管房租很贵,但她觉得这样可以为孩子节约更多时间。   【2013年】2013年5月31日,合肥八中教室考生在备考。八中是李克强总理的母校,考生们挂起印有总理头像的杂志,激励自己。    2013年5月28日深夜,合肥一民办复读中学的宿舍里,考生在挑灯学习。尽管距离考试只有一周多的时间,但他们最迟都看书到凌晨2点。    2013年6月8日,合肥八中考点,一位母亲独自一人趴在学校大门上,等待孩子出来。高考就是这样,它既承载着考生自己的命运,也寄托着家长的期望。

  2013年1月16日,安徽艺考报名现场,几名来自不同地方的考生因为排队发生言语冲突,结果导致双方群殴事件

 【2014年】6月8日,合肥六中考点,一名监考教师给学生扫描安检。随着高考作弊手段的不断电子化,高考的安检措施也越来越严格。  2014年6月8日,合肥六中考点,已经打过考试铃声,但依然有考生姗姗来迟。   【2015年】6月4日晚9点,安徽毛坦厂中学,考生上完最后一堂课后走出校园,拥抱庆祝。  2015年6月4日晚,安徽毛坦厂中学,苦读了一年的考生聚集在小镇的河边放飞孔明灯,祝福自己考试顺利。   【2016年】5月27日,安徽毛坦厂中学,下午放学后,几个学生跑到店铺打公用电话,向大人要钱。为了让考生安心学习,学校规定不准学生携带手机进学校,一些家长索性不给学生买手机,因此公用电话依然随处可见。  2016年5月27日晚上11:40,毛坦厂镇上的辅导班里还灯火通明,几个考生正在接受辅导神情疲惫。2016年毛坦厂中学高一至高三年级超过两万名学生,高考考生超过1.2万人。14年,几乎跨越了一个人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的整个教育阶段。而时至今日,高考依然是绝大多数人通往更高教育的唯一途径。图为曾于2004年参加高考的南京黄女士,在满月的儿子身边放着距离高考还有6942天的提示牌。


本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平台的立场和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告知,我们将立即更正,本平台不因此承担任何责任!

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关注→或收索微信公众号huanjiu_7080每天一起感怀70、80的那些趣事吧。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