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汉,每天有270万人从他们眼前溜过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19 14:19:5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想要采访武汉这群年轻人,并不容易。


尽管每天早上8点和下午6点我们准时见面,有时候还会寒暄几句。


但只有在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们不苟言笑的面容才会稍稍放松,抬高额头前的帽檐,轻捋下刘海,露出一张精致笑脸。


上下班的地铁洪流,像世界末日来临前的诺亚方舟,每一秒都饱含着老板对上班族的渴望和上班族对年终奖的追求。但因为他们的存在,从来没有人能速战速决。


“麻烦打开包看一下。”


“瓶里的水喝一口。”



在武汉,他们的职业叫地铁安检员主要负责各大地铁站乘客行李的检查。


18岁的任浩楠、19岁的周方明、20岁的赵倩雯、21岁的朱梦迪,还有数百名年轻人都属于这个大家庭。


一把从壮汉背后搜出的瑞士军刀,让我对他们的好奇感倍增。


滴滴作响的安检机,红蓝黄绿的X光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违禁品?额头上的青春痘,嘴唇上的口红,残留了多少不羁青春?乘客辱骂,甚至撒泼动手的新闻闹剧外,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将镜头聚焦在这群20岁左右的少男少女身上,看到的是一张张青涩却又略显成熟的面孔。




不少人的潜意思里,地铁安检是一场浮于形式的非必要措施,对于城市的交通安全,可有可无。


装模作样走个过场,又能检查出什么东西?


“存心搞破坏的人,谁会过安检?跨过栅栏,丢个TNT就完事了!”


“耽误时间,浪费纳税人金钱,大早上弄得紧张兮兮。”


厌倦和不屑的心理,上班迟到的抱怨,经过积累,也成为一把对准地铁安检员的红缨枪。在武汉某论坛上,曾有过关于他们的讨论,高亮的回答是来养老的X二代



中央商务区地铁站,一群稚气未脱的安检员听到这个说法后,噗呲一笑。


周方明说,如果真如网上所言,那东风公司地铁站,骂人的那位嫂子就不会如此嚣张。


她说的是几个月前的事。


一位浓妆华服的嫂子带着约莫20岁的女儿过安检,却拒绝将女儿身上的名牌挎包放入安检机内。面对女安检员的劝导,嫂子情绪激动,气焰十分嚣张:“我女儿是大学生,你算什么东西?”


不愉快的安检结束后,李晶晶轻轻拍下安检员的后肩。作为老员工,她见过无数类似的场面,听过比这还狠的话,对于这群小姑娘、小伙子,也再熟悉不过。


“都是一群普通人。有武汉人也有外地人,有来自工薪家庭也有偏远农村,X二代绝对不会接受这份工作。”



2800元底薪,早晚两班倒,有时候还得住在地铁站。


腰酸背疼、眼花缭乱是职业病,还不能粗心大意,漏过一个违禁品。


吃饭得换班,上厕所掐表计算,节假日无休,甚至春节都要值班。


去年大年30,周方明就没有回河南老家和爸妈团圆。裹上肥重的工作服在地铁站里检查了一天,直到晚上队长送来瓜子点心糖果,才感受到新年的些许气氛。


赵倩雯也没有回宜昌,凌晨5点给爸妈微信拜年后,就抱起金属探测仪,坐上班车, 从东湖基地赶到光谷地铁站,尽管人流在那天锐减,但她紧绷的神经依然和往常一样。


光谷站的人流量常居武汉所有地铁站前列。



各种口味的润喉糖是每位安检员上班的必备。


因为赶上人流高峰,必须得不停的重复那句“带包的乘客请安检”。有时候还得充当城市向导角色,介绍怎么样买地铁票?到哪个地铁站换乘?站点周边好吃好玩的地方?


但如果遇到执拗或不讲理的乘客,一次安检瞬间就能变成网上的吸睛新闻。


“老爹爹不配合安检,还泼女安检员一脸水。”


“女子乘坐地铁六号线拒绝安检,还殴打辱骂安检员。”


“女子带刀强闯地铁安检,还撒泼打人。”



朱梦迪没有如此惊险的经历,但挨骂是常事。


“平均每天差不多四次吧。”


“有人是心情不好故意撒火,有人是强闯安检被制止,还有人是觉得麻烦失去耐心。


也有少部分乘客对安检产生抗拒,是因为担心设备辐射。


赵倩雯就曾在光谷碰到一件哭笑不得的事。一位老爹爹拎着鸡蛋拒绝从安检门进入,原因是害怕鸡蛋会残留辐射,吃了对身体有害。


“其实安检的辐射远没大家想的那么恐怖,手持安检仪和安检门是通过电磁感应来检查金属,对人体无害。而检查行李的X光,辐射量也是非常低的。”她说。




一只蝴蝶扇动下翅膀,就有可能引起一场龙卷风。一声骇人的尖叫,就有可能造成一厢乘客的恐慌。一把匕首的出现,就有可能让整趟列车紧急暂停。


尽管地铁安检不能杜绝所有事故发生,但繁杂的流程无疑将机率减到最小。


藏在背后的水果刀、坤包里的防狼喷雾、压箱底的仿真枪,子弹壳、绿茶瓶里的500ML汽油……在安检面前,全都乖乖现形。



甚至,还能帮助警务人员抓到通缉犯。


去年秋天,李晶晶就在武胜路地铁站检查到一位匕首藏身的壮汉。


“根据他的眼神和穿着,发现应该不止是携带违禁品那样简单,通知站内警务人员抓住后才知道,竟然是在逃的网上通缉犯。”


 武汉地铁安检前几年查出的6万件违禁物品,五花八门的“兵器”,杀伤力十足。图片来源人民网。



半军事化管理,让安检员们少了一些交友机会。


情感波澜与触动则多来自身边朝夕相处的同事还有乘客。


去年端午节,一位奶奶过安检顺手递给周方明一颗糖。不起眼的举动却让她高兴很久,晒到朋友圈,也得到很多同事的羡慕。


“乘客的骂声好像已经免疫了,但感动的小事会记在心底。”



或许是工作使然,不少安检员的内心要比同龄人成熟不少。


独立、有计划、会为家人着想。


李雷积攒几个月的工资后,终于在上个月去了趟自己魂牵梦萦的城市—北京。


“登上了长城,当了一回好汉。”


周方明是家里的老大,弟弟、妹妹还在读书,每次发完工资总是把大头寄回家里。


“单位包吃包住,也用不了多少钱,能帮上家里就觉得特别开心。”


赵倩雯执勤的地方离武大很近,但春天快要过去了,她还没去看樱花。想盼着下个休息日,等爸妈从宜昌过来了一起去看。



伴随着城市的苏醒,我们每天都能与他们见面。


卸包、安检、过闸机、上班、下班。程序化的节奏下,我们却很少能意识到他们的存在。


据数据统计,目前武汉地铁日均客运量高达270万乘次,占全市公共交通客运量35%繁琐的安检也是对乘客和安检员的共同考验,它可能裹挟着烦恼、焦虑、躁动,但对出行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几分钟的等待,升不上总经理,赚不了100万,但足以换来你我的一路平安。



 文  |  二刀流

  图  |  二刀流



24小时后,武汉的这位“邻居”即将被游客挤爆

1094天,看到了所有我们喜欢的城市的样子

我家在武汉,住在一元路、六渡桥、花楼街、螃蟹岬、翠柳街、昙华林、得胜桥、司门口、钟家村、龟北路…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