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峰的前世今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2-19 10:14:4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今日的西吉县平峰镇一带沟壑纵横、梁峁遍布,自然条件非常恶劣。然而,在几千年前,这里却是古木参天,草繁树茂,基本保持着原始的森林草原景观。
   据成书于战国时代的《山海经·西次二经》记载:“高山(今六盘山),其木多棕,其草多竹,泾水出焉”,显而易见,这一带曾经有过比较繁盛的森林植被。另据《汉书·地理志》记载,“天水(包括今西吉县)陇西山多林木,民以板为室居”,“山势嵯峨,草莽深邃,人烟稀少。”现在的西吉县平峰镇,作为这一地带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远古时期,当属葱绿温暖植被完整的原始森林地带。循着这一说法,我们不得不对这片神秘的土地做重新的考证和认识,以更好地求证人类发展与自然演变的关系,揭示这片土地上鲜为人知的故事。
                         命运多舛的平峰镇
   秦汉以后,西吉县平峰镇这一片绿树丛林又人烟稀少的土地,因为战乱和移民的开发,导致森林和草原植被严重破坏。尤其明末清初以来战争和地震的破坏及移民无休止的开发,使得这一地区“荒地尽耕,孳牧遍野”,虽然在宋太宗淳化三年(公元992年)曾颁布禁伐令,“不得辄放百姓入蕃取柴烧炭”,但对宋朝官兵大建堡寨和屯田开荒并未加以限制,及至清末则已是“山则童山,野则旷野,薪已如桂,设有机警,何以聊生”,呈现一种破败荒凉的景象。
   我的家乡西吉县平峰镇,虽然它被联合国列为最不适宜于人类居住和生存的地方之一,但在历史上却历来是兵家必争的重要战略之地。
   古时,平峰镇一直是抵御外侵的天然屏障和重要的农耕商贸集散地,却鲜有完整史料记载。战国时期,由于诸侯之间的纷争,出现楚、秦、燕、齐、韩、赵、魏等较为强大的诸侯国家。它们之间经常有各类冲突发生,为了互相防御,便在自己的领土上修筑起一道或数道高大的城墙。据考,战国时的秦长城,曾在今西吉王民、将台等地经过,最后进入清水河谷之开阔地带。而平峰镇距离将台、王民等古长城遗址只有三四十公里,其军事战略地位显而易见。
   现在的平峰镇,属西吉县所辖的一个镇,东连王民将台,南与甘肃的三合乡、原安乡等地相邻,西边是甘肃静宁县的老君坡,周边分别是现在甘肃的静宁县和会宁县。民间有一个说法,说这里是个“五窜头”的地方,意为各种地方的人频繁交往的地段。但因行政区划历史沿革复杂多变,它常处于交叉管理或两不管的境地,因而很难以单一的区划身份存在。撇开西吉县建制之前变换不一的行政区划不说,仅1942年西吉县建制前后,平峰镇就分别有不同种区划身份。
   1938—1941年期间,因反抗国民党统治的起义不断,国民党为加强其统治,于1942年置西吉县,将平峰镇(当时属甘肃隆德)和蒙宣、兴平、将台3乡划归西吉县;1949年解放后,废除保甲制,实行区乡村制,全县分为6区52乡,其中平峰属第四区,辖平峰、金塘、民和、高洼、陈滩、兴平、关川、王民等8乡;1952年7月,划出平峰区的兴平、王民、关川3乡,重新组建了新的区划;1956年,撤销平峰、硝河、单民3个区,原平峰区所属的金塘、民和、高洼、陈滩4乡撤销,辖地并入平峰乡,划归兴平区;1963年3月,设置苏堡区,辖蒙宣、田坪、大坪、平峰、红耀、三合6个公社;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爆发,平峰改名称为平峰公社;1983年12月,平峰公社体制改革,改为平峰乡;2003年由三合乡和原平峰乡合并组成新的平峰镇。 由于种种原因,平峰镇似乎总是在改变着名分,也在被动地变换着自身的版图。也许正因此,在这片土地上发生的好多事情,不管是好是坏,自然就成为被历史所遗忘的角落。
                         红色革命旅游资源
   平峰镇地处西吉县西南,与甘肃省静宁县、会宁县毗邻,海拔将近2100米,地势险要,交通相对便利,是进入宁夏后转东上或北上的重要通道之一。这里不仅是重点设防的制高点,也是丝绸之路沿线重要的组成部分,具有极强的军事战略意义。明末清初以来,尤其在民国中后期,几乎所有地主和家道丰盈的大户家族,为了躲避土匪抢劫和战乱,都组织村里人在山头筑造了堡子,用于住人,而在平峰梁的山上筑造堡子抵御土匪等外患,自然也不例外。但平峰梁的堡子,因为战事灭绝,已无从考证是何人所为,现在只剩下清晰可见的土筑板墙,似乎是一道无法愈合的流血的伤口,成为某段特定岁月的见证。
   而当我们寻找红色革命足迹的时候,平峰镇始终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地方。 1936年10月9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第四方面军在甘肃省会宁县胜利会师,谱写了红军长征胜利的历史新篇章。10月21日,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北上到达今西吉平峰镇(当时属甘肃隆德),第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政委任弼时、副政委关向应及随从第二方面军行动的原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与红军第一方面军一军团代理团长左权、政委聂荣臻、政治部副主任邓小平亲切会面。
   然而,据《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资料选编》记载,当时国民党军队“胡主力已集结静宁、庄浪一带地区、一部集结莲花镇、秦安之线,并准备向单家集、平峰镇、翟家所之线攻击前进。”面对这一复杂的形势,红二和红一方面军在平峰镇会师后立即召开了简短而重要的会议,为将台堡、兴隆镇会师作了研究和部署,在这极其不利的情况下,红军率领部队且战且走,夺路前进,于22日,红一、二方面军在将台堡胜利会师。 红军刚进入平峰镇,饱受战乱之苦和土匪抢夺劫杀的人民,跟躲“国民党军”、躲“土匪”一样躲着红军。但事实是,红军长征经过平峰镇,不但对地方人民秋毫无犯,还倾其所能帮助当地人民,建立了鱼水情深的军民关系,让平峰镇的人民从国民党军阀统治、土匪四起、恶霸盛行的战乱中彻底明白,红军才是真正的人民军队,人们便开始爱护红军,拥戴红军了,并且还留下不少佳话。
   这次会师,令二万五千里长征,在平峰镇留下了永恒的一幕,它为红军充满传奇、史无前例的历史壮举的完成,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可以说,没有平峰镇的胜利会师,就没有将台堡会师的出现,它为我军战略力量的聚合和集中做了重要的铺垫。
60年后,也就是1996年10月20日,“中国工农工军长征一、二方面军领导人会面平峰镇纪念亭”建成并举行落成典礼,被设为西吉县第二批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且举行了挂牌仪式。
                       农贸交流集散地
   平峰镇地处黄土高原丘陵地段,山大沟深,年降水量少,自然条件非常恶劣。为更好利用雨水,平峰镇及周边陈滩、沙窐、各岔等村,几乎将所有的农田改造成了梯田。同时推行“窖坝联用”引蓄水、座水点种节水灌溉和坡改梯田间蓄水、退耕还林改善生态等综合措施,减少水资源蒸发、渗漏、流失损失,提高了水资源开发利用效率,生态环境也得到了明显改善。农耕文明和现代文明交相辉映,相映成趣,人的智慧和坚韧,俱有凸显。
   平峰镇与静宁县,会宁县,西吉县交界,这种特殊的地理位置令其农贸水平比较发达,周边各地的农民,常把农副产品拿到平峰镇集贸市场变卖或交换。因为贸易和交流,对长期形成的农耕文明和农贸文明的发扬与光大,很有促进作用。正因为有开放式的交流,这里的群众思维显然开阔、敏捷得多。到现在,仍然可以经常在平峰镇的农贸市场看到年龄不等的人拿来自己的农产品或其他手工艺品交易,可以看到人们牵着牛、赶着羊去交易,拎着还没有长成熟的公鸡去卖钱换油盐酱醋的情景。
   时至今日,当我每次回到平峰镇集市,总能被六七十岁的老爷爷卖自己种植的旱烟叶而感动,也能为小姑娘摆卖自己绣的鞋垫等而震撼。生活在无比贫瘠的土地上,他们却表现得乐观旷达,封闭而不守旧,他们始终想法用双手去改变生活和命运,并不怨天尤人。
   在大城市生活得时间长了,时不时就会产生回西吉、回平峰镇看看的想法。在这里回溯和梳理历史,在这里感叹大自然,在这里亲近淳朴憨厚的乡民,在这里目睹“戴月荷锄归”的田园风光,在这里吃一顿独具风味的农家饭菜,别有一番情趣。
                                                 (王永军/文)

关注乡土平峰”微信公众平台

关注家乡发展

联系电话:18209596370

主编微信:pfhugang

投稿邮箱:493981369@qq.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