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釜山行》别太正义爆棚,濒死的时候你不一定比常务善良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31 16:56:2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釜山行》是一部同样在年初进军了戛纳的韩国电影,开始厚积薄发,一路创造了票房神话,开启了韩国灾难片,尤其是僵尸片的新篇章。韩国商业片一直令我们大开眼界,剧本十足莱坞范儿,制作精良,再加上独特的导演风格,让韩国电影在亚洲电影里,与日本比肩,更是超越了很多国产片的大制作。除了国民的大力支持,韩国导演们也绞尽脑汁另辟蹊径,除了商业的类型,暴力的故事,还不断的深挖人性。这才是让他们的电影,真正站起来,在各大电影节都受到追捧,又有立足之地的原因。


电影最引起争议的便是西装大叔,剧中职位称谓是常务,从他能拿到一手的机密资料和列车长对他的太对可以判断应该是级别不低,他在电影中的冷血表现让无数观影人厌恶,今天会长就给大家一起唠唠这位常务。



在关键时刻,到底是自己逃生,还是救助更多的人。这个问题也是电影想要让观众思考的主题。无论是什么样的灾难,火灾、地震甚至是僵尸,保全自己还是救助他人,这个问题的答案将决定每一个人的行动。当僵尸开始吞没城市、攻陷火车站,随着事态的严重,人们也开始了明显的两极分化。一群人只求自保,一小撮人为了救助大家,救助更多的人,深陷险境。


而剧中的常务则因为极度的冷血表现为人所不齿,被正义感爆棚的观众所唾骂,其实冷静下来咱们仔细来研究一下,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


大家对常务的厌恶主要集中体现在男主一行人打怪升级,满身是血的赶到常务等人所在的安全车厢,常委却拒绝为他们开门这件事上。


如果是你,你会开吗?


当然会开啦!他们这些人浑身是血的和丧尸们英勇搏斗,穿过几个车厢好不容易来到安全车厢,为什么不给他们开门呢?肯定是尽最大可能帮助他们呀!


假如我们自己是在那节安全的车厢里,如果不是自己爱的人在外面,大概会和那些人一样不会开门吧,电影看多了就会发现,一个好电影的标准不在于看得爽不爽,而在于通过镜头构造出的世界里,能否提供一种引人深思的角度来看待现实的问题。这个电影,尤其是这个细节,做到了。


当苦难没有降临在自己的头上时候,说起来一个比一个坚强、一个比一个正义、一个比一个道德感正义感爆棚。


主角他们一路多辛苦啊,辛苦打怪、各种斗智斗勇,主角队伍中怎么可能有被感染者的存在呢?看到最后都没有好不好!他们可是为了去救人啊!竟然不让他们进来!


再看反派团队里,一个个狰狞的表情,一幅幅小人得志的模样,还把他们赶走!多么的可恨啊,多么的没有爱啊。这种没有爱心的人,必须死啊。


各种镜头,灯光,和表情的处理,一直在描述和说明这两种对比的状态,不要忘记,这是电影,主角和反派的面目表情在电影里有对比,在现实中不会有任何差别!


事发突然,大家都处于懵逼状态,只知道有丧尸,很残忍,你知道这种病是怎么传播的吗?你知道那些丧尸的弱点在哪里吗?如果你不是看电影,你就永远没有机会从上帝视角看到主角一行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单从一个困在车厢里的普通人的角度来说,请诸位扪心自问,当时如果是你,你是会假设他们一路拼杀过来一点没被感染,一个小血口口没有的没事的概率大还是会假设他们很可能受伤有事的概率大?


所谓尽自己最大可能帮助别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标准?这种时候选择哪怕付出一丁点微小的善意都要做好死亡的准备,你当然可以愿意为了他们去赌一把自己的命,但是开门不开门不仅是在赌自己的命,还是在未经别人允许的情况下去赌别人的命,就算门外的是活人,但是这一点是不能确定的,不一定有没有感染,试问你帮哪边是善?


没开门的西装大叔就是恶?逐渐人性发现的男主就是善?


一开始把孕妇关在门外的人,就是男主,趋利避害是每个普通人在面对危险时候最原始的反应。


如果不是和女儿经历了这一场劫难在一点一点地改变男主,男主本质上是和西装大叔没有太多差别的普通人,只是男主在倾尽全力保全自己和女儿的时候,才没有像西装大叔那样不遗余力地不惜以害人为代价来保全自己。


一个小细节值得注意,在隧道里面为了用声音引开僵尸的时候,男主下意识扔出去的是大叔的手机,他不确定大叔手机铃声,甚至不确定是否有铃声,就贸然扔出去了,这是他的最原始的反应,趋利避害。


而为什么西装大叔叫嚣男主一行人感染了而西装大叔后面的人从唯唯诺诺转变到支持西装大叔呢?从心理学上来说,这是比较明显的去个体化现象,当个体处于群体中时,很容易受到群体的感染而失去自己的情感和思考,关于这个点的叙述会长推荐一本经典的书记,法国勒庞《乌合之众》。


当我们在感慨丧尸都能一下知道谁是同类而人类却分不清的时候。你是否注意到当西装大叔所在车厢把主角一行人隔离的那群人被丧尸团灭的时候给了主角一个特写:微笑!主角在微笑!



在影片最后,常务被僵尸感染了,在他快要变成僵尸还略有神智之时,他好像变回了一个孩童,求助男主,哭着要找妈妈,想寻求一个庇护,想要活下来,自私的他到被感染也不愿意主动放弃自己的生命,最后常务变僵尸前说了这么一段话:

“我好害怕”
“能不能带我回家”
“拜托了”
“我妈妈还在家等我”
“我家在釜山水营区光明洞”

“拜托救救我”



而男主正在变异的时候脑海里是女儿出生时候的画面,开头第一个被咬了跑上列车的女孩,变异的时候嘴里一直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每个人都有自己未完成却又强烈要去完成的愿望!或许这位最后发车时刻冲上列车的罪魁祸首女孩是要紧急去见她的爱人呢?


常务唯一的念头就是要回家,因为他妈妈还在家等着他,如果换做是男主前去釜山见前妻和女儿,西装大叔和自己的母亲一同在列车上的剧情会是怎么样呢?


所以常务的错不在于关门,而在于他为了求生而推人到丧尸群里这损人利己的行为。他不开门可以有足够充分的理由,但是推别人入火坑只为自己一个生的机会,这是应该批判的地方。


还记得非典的时候吗?你应该和我一样在上高中吧,你记得班里有同学体温异常就会被会被隔离吗?你记得班里有同学咳嗽就会被班主任劝回家吗?你那个时候是什么想法?有没有想过你同学和你一样都是高三面临高考而劝班主任把他留下?还是和班主任一样希望他赶紧回家别真的是非典到时候全班隔离?


和平生活过久了,就会感觉爱心可以满满地铺满圈全世界了?没爱心的人都该被烧死?


反派男为什么是反派呢?因为他不符合政治正确啊。


老爸给我讲过他以前救一位落水者的事,老爸说救落水的人一定要从后面勒住落水者的脖子,千万不能从正面拉他,否则他会像八爪鱼一样把你死死缠住,最后谁也别想上岸,这是落水者坏吗?


不是,每个人体内都有这样一个常务,当死亡临近的时候,他会占据你的身体,抓住任何靠近你的东西或者人,不放过任何一线希望去争取一线生机。

如果你没那么做或者没想过那么做,智能说明你要么没有一点活着的乐趣了,要么死亡离你还不够近。


也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轮船翻了,男人救了离自己近的一对陌生母子,之后再去救离自己远的不会游泳的新婚妻子,却再也救不了了。我们无法评判这个男人在危急关头所做的对与错,但让我选,我永远都会选择救自己的妻子。


我们赞美愿为美人抛弃江山,因为我们不曾拥有江山,我们唾弃那个在“火车开来,铁轨上有5个人,而还轨后另一条轨道上有1个人,你是否换轨”的测试中犹豫的人,但是如果那一个人是你的亲人而另外5个都是陌生人呢?你还会唾弃吗?


我们永远只会为我们自己的亲人、爱人、朋友而毫不犹豫,面对其他情况我们是矛盾的。


当画面定格在主角所在的列车外被一大群丧尸追着跑,而又有一群拍窗子求救的人的时候,我们的内心独白是:你们这些人就别追了吧,反正又上不去,死了算了,千万别耽误了车里的人求生啊!


而我们看到常务拒绝让男主等一群人进入安全车厢时的内心独白是:卧槽,你个傻叉,干什么呢,赶紧的放他们进来啊!你这个大人渣!


彻底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回过头来再看,是不是都会感到那抹不掉的绝望啊?


同样的道理,观众一边痛恨常务剥夺了人们逃生的机会,一边感慨比丧尸更可怕的是人性,但是一边又认为常务最应该死,当老奶奶打开车厢门放进丧尸的时候,我们又起立鼓掌叫好……



 

这群人都没有任性啊,世界好灰暗啊,不如放进丧尸弄死他们吧!感情生活很没意思啊,烧个公交车吧!这个世界怎么会这样不公平啊,去路上砍几个人吧!


这种人有什么值得你鼓掌的?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生活中有这种倾向的,需要第一时间远离!在危急时刻,有这种思想倾向的,必须第一时间击毙。而在电影里,她竟然成为了许多人的复仇女神!

双标狗!

为这位大骂起立鼓掌难道就不是人性的丧失吗?那群人里但凡有你一个亲朋好友,你都会恨不得把这个老奶奶碎尸万段。


一个是人性的恶表露的很直白的常务,和一些可能没表露的那么直白的人以及一些完全的跟随大众被恐惧支配的人,他们表达求生欲望又有什么错呢。


没有人有权利去决定他人的生死!


即使你是上帝!


为什么我们这么恨常务和同车厢的反派角色呢?因为这些反派角色所说的和所做的大都是正确的,也是在面临困难的时候普通人都会采取的,但是却是在没有面临这种情况时内心所不齿的、所不愿承认的。我们不是恨反派,是恨自己。


会长当然希望社会会越来越好,会长当然希望灾难来临的时候,大家都是拯救世界的英雄,但是好像概率挺小的,从历任灾难片来看,成为英雄的概率极小,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根本不会轮到你,每个人都认为在灾难来临的时候,自己一定会是头脑冷静、身体健壮的男主,再不济也得是临危不乱、智商不下线的孕妇亦或是战斗力爆表的大叔,最不济也得是一个常务的角色吧。


其实当现实灾难真的来临时,以你现在的水平,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你们所有人,有一位算一位,也就只能是在丧尸堆里狂欢嗷嗷叫罢了,好一点的,可能你比别的丧尸跑得快,能多点戏份。残酷吗?这就是现实,还是强壮点好啊!要不跑得太慢最后连人都吃不到。嗯,会长决定明天就去办健身卡了!


不服吗?最后列车能够开到釜山,孕妇和小女孩能够获救,是依赖西装大叔釜山安全的消息和男主强大的人脉圈,是依靠的大叔的健壮和乞丐的舍身取义,你有什么?凭什么能有主角光环?



什么?灾难不经常发生,你要做平凡生活中的英雄?


如果在生活中,你遇到一个艾滋病人,你敢毫无芥蒂的去握他的手吗?虽然你知道握手不会传播艾滋病;如果是一位陌生的非典病人呢?你能容忍和他共处一室吗?


有些动摇了?


情况再坏一点,如果一个人得了某种你毫无了解的只知道有高度传染性而且染上即死的疾病,而且他就在你所在列车的隔壁车厢,你会不会在火车上关上那道门?打开门就能拯救隔壁车厢的人,但是隔壁车厢的人可能也被感染了,你还会不会开那道门?


我知道你不想死,可他们也想活下去啊!


你还有父母兄弟、家人朋友,生活中还有无数个温暖的瞬间可回忆、还有不知多少根深蒂固支持你关上那道门的理由,毕竟这世上还有比活下去更大的道理吗?


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你知道该怎么救他们,善良的本性会促使你跨过那道门,哪怕牺牲你自己呢,可是在这样的灾祸面前我们毕竟都是普通人啊!可你什么都不知道啊,什么都做不了啊,你只知道死亡离你很近,仅仅隔了一道门,聪明的读者,不如你告诉我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电影里让人气愤的“坏人”真的就是坏人吗?那些西装革履躲在车厢里死死关上门,断绝别人生路的人,不是“他们”,就是你我啊!


有时候不在于天崩地裂大难临头,平常小事给自己一面镜子就好。


比如当我们陷入某种漩涡般的外在诱惑、不顾周遭人事物、甚至将自我价值与某项外在事物画上等号。起初两眼发直向前奔跑的我们、最后发现欲求剩下一场空的我们,与丧尸双手向前、不具意义的奔走撕咬又有什么两样呢?


另外一个让人忧虑的事是这一危机背后知情的公司高管和政府的所作所为。


在影片的一开始,男主的老板就让男主把一个化学工厂有关的股票全部卖掉,男主看到了鱼类奇怪死亡的新闻,那时候是中午吃午饭的时候,而男主的列车是那晚之后的凌晨四点,这中间有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在凌晨四点火车出发时,病毒已经爆发到了火车站,在男主开车到火车站时,路上行人明显减少,不远处大楼着火,推测这时候疫情已经在首尔全城爆发了。


会长猜测公司在当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公司高官已经知道他们所持股的化工厂出了事,而且事情在局部地区已经控制不了了,所以他们在事情被报出之前,就赶紧把所有股票都出售。这些基金公司高官位高钱多,加上之前一些奇怪动物死亡新闻的爆出,他们一定知道了僵尸的蔓延,匆匆忙忙安排自己和家人逃生的计划,早早的逃离了这场灾难。




然而他们却并未告知不知情的群众,因为他们要抢先新机,保住自己的命。而在列车上,疫情并未大面积爆发前,电视在播韩国政府官员发出声明,说要相信政府会保护大家,让大家放心,也是因为政府在没有得到具体确切的调查结果前,不可能贸然宣布让大家各自逃命。但是政府要员一定早早的就得知了内部消息,安顿好了自己和家人,而那些无关紧要的老百姓是生是死,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闭着眼说瞎话,为了不引起恐慌,不顾城市接连沦陷却编出谎言说是抗议暴乱这也是让人无奈!而大家不经思考的去谴责常务去给男主开门的行为和现在那帮怂恿未经世事的大学生创业的有什么区别?很无耻,没有资金、没有经验,出来试试?看看什么叫吃人不吐骨头!


所有的不假思索和道德绑架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很沉重的话题,轻松一下吧。


感谢我国严格的安检制度,如果是我们爆发如此丧尸灾难,估计是过不了安检的,都会被扣下来,如果稍微嚣张一点都可能被当场击毙!


不过如果是在中国的高铁上有了丧尸,估计不好使,毕竟高铁上全是自动感应门,除了躲在卫生间里不出来,谁都别想活!


最后爸爸死的时候想到的只有女儿,而并没有提起他之前就可能已经去世的母亲。这也反映了一个事实,父母对孩子是最真挚的爱,而子女对父母的爱往往并没有那么深厚,这也是我们常说的中国家庭的爱都是由上到下的。


其实仔细想想,丧尸是一个非常热情好客的种族,总想让别人也融入他们的集群,一起幸福快乐的追求幸福生活的真谛,所以看见别的种族总是一个想第一时间冲上去给一个大大的拥吻!




最后大兵是因为听到小女孩的歌声才没有击毙他们,是歌声救了他们?太单纯了,她们唱歌这事简直就是在闷声作大死!小女孩这种行为在片子里是很容易被团灭的知道不?你想想,如果对面如果不是士兵,而是丧失呢?那群对声音敏感的丧尸还不直接循着声音就遼过去开饭了?所以说,孤儿孤女的两人最后已经是放弃希望了,是在用歌声自杀。


在这里给男主提个建议,他竟然用待机时间那么长的三星手机,为啥还不直接扔常务旁边爆炸就好了,为啥非要搏斗呢,大哥,你用的毕竟是三星啊!自带王炸特效功能啊!


还有,最后一群丧尸拉火车,后面的丧尸何止千万斤,用三四个手就拉住了火车,而最后男主居然可以用脚把他们的手踢开,是踢疼丧尸了吗?


还有一些脑洞打开的人说丧尸从首尔到大田再到釜山的爆发过程是在映射朝鲜,额,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能解释丧失为什么那么传播这么快了吧,你知道马克思主义吗?


最后还是得沉重起来,日本作家东野圭吾曾经精辟地总结到:世界上有两种东西不能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题图来源:微博图片


振兴会出品

【微信号】zhen_xing_hui

请你务必相信我是在:

一本正经的胡说

认认真真的扯淡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振兴会(zhen_xing_hui)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